【littleboxapps农业网】

— 【littleboxapps农业网】
手机访问: http://mfcs.moban5.net

宁夏:“生态立区”构筑西北绿色屏障

来源:未知时间:2020-09-15 18:10:06编辑:admin 当前位置:【littleboxapps农业网】 > 鲜花知识 > 手机阅读
公元1272年前后,贺兰山北部发现一种可燃烧的石头,后来成为闻名遐迩的“太西煤”。

公元2017年6月下旬,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一纸公告,贺兰山宁夏境内自元代以来数百年的煤炭开采史就此终止。

公告指出,自2017年6月20日起,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所有煤炭、砂石等工矿企业关停退出,并进行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保护区内矿产资源开采和建设项目审批停止。

这是对党中央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决策部署的坚决贯彻,在眼下的经济增长和长远的生态保护之间,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毅然决然选择后者,体现了实施宁夏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的“生态立区”战略、构筑西北绿色屏障、打造西部地区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的坚定决心。

“习近平总书记去年7月在宁夏考察,为我们大力加强绿色屏障建设,建设天蓝、地绿、水美的美丽宁夏,指明了方向。”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说,“我们必须立足生态环境脆弱的实际,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绿色发展理念,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承担起维护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使命,让宁夏的天更蓝、地更绿、水更美、空气更清新。”

划定生态红线

宁夏居中国北方防沙带、丝绸之路生态防护带和黄土高原—川滇修复带“三带”交汇点,在全国生态安全战略格局中有特殊地位,构筑祖国西北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承担起维护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使命,迫切需要一个体系完整的顶层设计。

2016年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3次会议批准宁夏开展空间规划(多规合一)试点,宁夏成为中央确定的第二个省级空间规划试点省区。

一年多来,宁夏把空间规划(多规合一)作为全区“头号改革”全力推动,为全国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宁夏经验”。

宁夏以主体功能区规划为基础,整合经济社会发展、城乡、国土、环保、林业、交通、农牧、水利8类规划,编制完成了自治区、5个地级市和平罗、泾源、中宁3个试点县空间规划,初步形成了自治区、市县两级空间规划体系。空间规划将宁夏全域划定为生态、农业、城镇三类空间,明确了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红线、城镇开发边界,并以三区三线统筹国土空间布局,管控开发建设行为。

划定生态红线是空间规划的重要内容,是保障和维护生态安全的底线。

在宁夏,以黄河及其支流为脉络,以贺兰山、六盘山、罗山为支点,具有特殊重要生态功能、必须强制性严格保护的自然保护区等禁止开发区域,具有重要水源涵养、生物多样性维护、水土保持、防风固沙等生态功能的重要区域,以及水土流失、土地沙化、盐渍化等生态环境敏感脆弱区域均被划入生态保护红线。目前,宁夏生态红线划定工作已走在全国前列。

“生态红线划定是基础,严守是关键。”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咸辉说,“我们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考察时的重要指示精神,突出生态红线的优先地位,不越雷池一步,杜绝各类破坏生态环境行为的发生。”

护佑“父亲山”

“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如果没有贺兰山的巨大山体阻挡沙漠及西北寒冷气流东侵,“田开沃野千渠润”的宁夏平原将是另外一番景象。

贺兰山亦是一座著名“煤山”,煤田于元代被发现并开采,至清初有“取之不尽”的记载,20世纪初有“甲天下”之誉。新中国成立前,仅汝箕沟一带就有近百小煤窑。1955年起,贺兰山煤田开始大规模开发,为国民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然而,矿产资源的开发也对贺兰山生态功能造成巨大破坏,特别是2003年扩界后新划入贺兰山自然保护区的贺兰山北部,开采方式由过去的井工开采改为露天开采,山体的剥离导致保护区内生态系统日渐“碎片化”。

鲜为人知的是,即使在世界范围内,贺兰山都具有极高的科学、生态和经济价值。由于强大的燕山运动作用,贺兰山平地拔起,形成了巨大的逆掩断层山地,记载了地球形成史一半以上的地质记录,是解读我国主要中朝板块地质历史教科书。

万木常笼青嶂日,孤嶒倒映白云天。贺兰山还是我国北方荒漠地区极为珍贵的集水山地,是青藏高原连接阴山山脉、大兴安岭以至西伯利亚的生物山地廊道,保存着我国北方第四纪生态环境的变化信息。

2016年1月,国家环保部西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约谈宁夏有关部门、地市,要求对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非法人类活动进行清理整顿,严肃查处保护区内的违法违规行为。同年7月,中央第八环保督察组在宁夏督察,反馈意见再次聚焦贺兰山保护区,提出了严肃的整改要求。

宁夏立即对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非法人类活动进行了地毯式排查,确定整治点位169处。但这些非法人类活动点由于政策变化、种类繁多、涉及审批部门多、利益错综复杂,整治难度异常大。

石泰峰、咸辉对贺兰山整治的态度十分坚决,多次现场调研、听取汇报、作出批示,要求从政治、战略和全局高度认识和推动贺兰山环境整治工作,并成立由多位副省级以上领导同志参与的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对贺兰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开展彻底综合整治。

“宁夏投入阶段性整治资金15亿元,169处整治点中,133处工矿、农林牧等设施,已经全部关停退出,其余36处旅游、农林牧、殡葬服务、交通道路及管护等设施,正在进一步规范管理和开展环境综合整治。”宁夏林业厅厅长、贺兰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办公室主任马金元说,截至目前,整治点已完成自查初验的44处,占26%;已开展生态修复的25处,占14.8%;正在拆除整治的88处,占52.1%。

整治工作启动以来,仅石嘴山一个市就出动6600多人次,机械、车辆4800余台次,拆除房屋和厂房1713间6万余平方米,拆除矿石生产机械400台(套),平整覆土280万平方米。

宁夏宣布,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内今后不允许再新批准任何资源开发项目,不得擅自新增建任何旅游设施。

宁夏决定,构筑包括贺兰山、六盘山、罗山在内的“三山”生态安全屏障,提升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形成体系完整、功能完善的绿色生态廊道,再造宁夏发展新优势。

保护“母亲河”

天下黄河富宁夏。宁夏历来唯黄河而存、唯黄河而兴,是沿黄唯一全境属于黄河流域的省区。

秦渠、汉渠、唐徕渠……这些至今仍流淌在宁夏平原的古渠系,造就了引黄灌溉这一可与埃及尼罗河沿岸绿洲相媲美的千年奇迹,使宁夏平原即使在历史上的大灾之年也旱涝无虞、谷稼殷积。正因如此,“母亲河”这三个字在宁夏人民心里,有着不可言说的特殊分量。

“万顷清波映夕阳,晚风时骤漾晴光。”中国古人的驭水才能还造就了宁夏独特的湿地生态系统。首府银川历史上就有“七十二连湖”之美称,明清时期,“月湖夕照”“汉渠春涨”“连湖渔歌”成为当时西北胜景。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河南睢阳区强化夏季疫病防控保障畜产品安全

下一篇日本对进口农产品如何征税?

鲜花知识本月排行

鲜花知识热门推荐